二煤

【一个中年rapper的自述】(一)

——乱写满足自己,也许长篇,主要想以老万回忆录的形式,写写百万/壳贝/辉贝还有hhh的那些事儿,不知道能不能更下去( ̄∇ ̄)/

——万总偶尔带京腔儿的东北话我的锅






(一)百万篇

我,王昊,更愿意让人叫我pg one或者万总,转眼间都快奔三了。时光真是不给人面子啊,凭啥贝贝那厮越老越有迷妹说他帅得沧桑,而我过个生日发条微博评论全是叫“万叔叔”“王叔叔”“皮叔叔”???


操,一提这就烦,美人迟暮也是没辙的事儿不是吗。



不说这个了,我这两天思考了思考,想写本书。虽然写书这不像是一个很酷的rapper会干的事,但谁叫我和他们不一样呢,我有文化啊。

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社会人, 什么逼事儿没见过。不过有很多事还是值得记录下来的,所以我就慢慢儿叨叨,你们慢慢儿听着。





【一】

好多人问我是怎么跟老白认识的,其实也没什么。他是我妈朋友的儿子,听说从小就是不良少年,校霸那一类的。他们家也有钱,惯得这孩子死活不上大学,也不想找正经工作。那会儿我玩嘻哈刚有点起色,他妈正愁宝贝儿子将来没出路呢,就把他塞到我这来,让我带他。




我还记得见老白第一面儿的时候,我一打开门,妈耶,这么高的一个大胖小子,白白嫩嫩的,还冲我傻乐,怪瘆人的。



我当时就想,就长这样还能当校霸,那学校是一帮小白兔吧。



后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把他留下来,可能是他拽着我的袖子,水汪汪奶里奶气一声声“哥”“哥”地叫我,特虔诚地说以后跟定我了。我在他要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之前赶紧把他搀住了,谁知道这小子顺势直接扑到我怀里,抱着我的脖子一顿乱蹭。

我在慌乱之中没来得及拒绝,这小子从此就赖我这了。



相处一段时间以后我琢磨,白曜隆这小子可会讨人欢心了。我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我是渴了还是饿了,高兴了还是沉了。我的爱好啊生活习性什么的,他也很快摸清楚了,把我照顾得方方面面儿的,可体贴了。于是我的生活也离不开这小子了,平时除了教他说唱,我俩吃喝住行也都在一块儿。



很快我发现了人生的一大乐趣-----调戏白曜隆。






我发誓最开始我对这小子没有任何歪心眼儿,只是单纯的想逗逗他玩儿。
比如说呢,一,吃冰棍儿火腿肠香蕉棒棒糖【就打个比方,我怎么会吃棒棒糖呢】等一切棒状物的时候,都要进进出出地吃。


二,在我们俩共买一瓶水的时候,一定要先拧开盖子在瓶口舔一圈,要看着他的眼睛一边伸舌头,然后再喝一口递给他,坏笑着问“你还喝吗”。他都会说会。



三,吃饭永远坐他对面,这样可以暗暗地勾他的腿。就看着他被我打搅得吃不了饭,委屈皱眉的样子简直爽翻。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然而老白的反应总是出乎我意料的平静,可能他还小不懂,于是我就更肆无忌惮了。不过我也不敢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比如说比搂腰摸大腿更近一步的身体接触。毕竟,我怕万一弄得这孩子性早熟了,没发育好,对将来的我也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二】

我俩彻底捅破窗户纸是在老白十八岁生日上,那天他估计喝大了。半夜两点多我搀着他往夜店外走。到走廊拐角他突然站那不动了,一直沉沉地盯着我,不露齿地笑。蓝紫色的霓虹灯一直在他身后闪,晃得人头晕目眩。他整个人好像在雾里一般,朦朦胧胧又色气逼人。我感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故作镇定地从裤兜里抽出一条口香糖,低头含在嘴里,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没事儿吧”







“我也想吃。”老白的声音低得吓人

“想吃?没了。”我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故意把口香糖摊平在舌尖,冲他吐了一个泡,昂着下巴看他。





“再吹一个,大一点的。”

我愣了一秒,还是很听话地吹了一个大的,泡泡固定在离他脸几厘米的位置,我得意地挑眉。

“怎么…!!?”



下一秒,白曜隆的脸在我面前无限放大,然后,他竟然吃掉了我的泡泡,还…亲了我的嘴。





操,这一步比我预想中来的要快啊。




凭心而论,白曜隆这个吻不是我体验过技术最高超的,但是是最凶猛的。他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横冲直撞,笨拙而野蛮。我一时气短,瘫软在墙上。他顺势更放肆了,侧着头乱舔,把黏在我牙齿上的口香糖全部夺走,粗重地喘着气。

我感觉自己像在被摄魂怪惩罚,而白曜隆是吸食我灵魂的鬼,把我在他怀里碾碎。


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他竟然一直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眼角那种邪恶的、宣示主权的笑,我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





那一瞬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操,这小子什么都知道。







我在他的手即将游走到我牛仔裤拉链的时刻及时制止住了他,使劲把他推向对面的墙,离我不过一米。我筋疲力尽地贴在墙角,大脑供血不足使我无法张口说一个字。

沉默。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好甜呀,什么味儿的”

还是白曜隆先开的口。




“大蒜”

我赌气地说到。




“哦?我吃着像草莓…还有椰汁”

那小子突然非常放肆地笑了,这让我更加不爽。




“是 大 蒜”

我也瞪回去,他的笑收敛了一点,换上了以往那种温顺的表情。




“那…可能是我们发生了化学反应吧”






操,哪学的这种荤话,不像是我说过的啊。







我终于忍不住了:

“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白突然不笑了,静静地过来抱住了。大概过了很久很久吧,他趴在我耳边,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万万,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我心里一颤,没说话。



“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这几年来,你怎么勾引我的,我都清楚地记着呢啊。”说到这他停顿了几秒,故意侧过脸来冲我挤了挤眼睛。一种莫大的羞耻感涌上来,我老脸一红,赶忙把脸埋进他的卫衣里。老白嘶嘶嘶地笑了,把我的肩膀搂得更紧了。




“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吗,嗯?万万?欠的债可是都要还的。”

“从今天开始,我成年了,可以名正言顺地爱你了。”


正当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准备抱住他的头一顿猛亲的时候,这小子突然横空把我抱起来扛在肩上就往旁边的小黑屋里走。





“卧槽白曜隆你要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万万,你不是答应让我好好爱你了吗”




“操,谁他妈告诉你爱和爱爱是一个意思了!?”

然而被从头到脚扒光摁在沙发上的我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只得任由这小子上了我。

在此,我想给各位一个忠告:千万不要去挑逗那些外表纯良的人,他们本性暴露的时候可以让你几天下不了床。

本人亲测,绝对可靠。






后来的具体情况我也记不太清了,毕竟快十年前了。你要问我俩的上一次,也就是昨天那次,我还能给你叨叨叨叨。我只记得那天晚上的感受,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刺激。

第二天我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身上居然搭了一块地毯。我才看清周围一片凌乱,都是痕迹累累的沙发、被撞翻的果盘以及碎掉的啤酒瓶。

老白就坐在旁边的地上,一脸茫然地也在四处望。当他的眼神对上我的时候,我们俩都笑了,是笑出声的那种。
我感觉这辈子都没有笑得这么轻松过,好像世界都tm毁灭了,就剩我们俩了一样。


我们就这么看着对方,不说话。





“干嘛啊”我被他瞅得发麻,扔过去一个抱枕,却正好砸在他怀里。





“嘶嘶嘶嘶…不知道啊”


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相看好处却无言?

啧,我还挺有文化的吧。



【未完待续】




ps:一点碎碎念

——百万以及整个hhh给我的感觉就是: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 love you.

——你辣不love我心里还没有点逼数?

押韵了哦yoyo~

——强力推荐我戳的for him 循环着这歌写的。

【周日晚上】———百万

【周日晚上】——百万


不甜,就是张饼



提前安利新海诚的《你的名字》,又看了一遍贼拉感人了【认真脸】














当繁华落尽,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脱下自己的标签和装束。那些名、利,不甘的、虚荣的、纠葛的都褪去,剩下的,只有寡淡的生活。对于王昊和白曜隆来说,彼此,就是生活。相依相偎也好,相爱也罢,只是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侯,一切的简简单单,都变得一往情深。
 
 
“嘣嘣嘣”
   …
 
“欸?来嘞”
 
“哟,这么早?”
 
 
“嗯,录完了。”
 
 
“是不儿一遍过?”
 
 
“那必须一遍过啊”

 
“壳儿他们呢。”

 
“还录着呢…哦对,壳儿说他今天带贝哥回家,他俩不知道晚上去哪浪”


 
“诶哟腻歪死了,厉害厉害厉害”老万撇嘴比了一个666,小白嘿嘿一笑,耸耸肩没接话。




 
老万转头又一屁股坐回沙发里,刚才的一局王者还没打完,因为耽搁了几秒居然掉线了。又tm坑了一把队友,老万心想,不过反正自己也是送人头的,无所谓了。把手机随便一丢,瞅了瞅白曜隆刚刚还在旁边呢,转眼不知道跑哪去了。
 
“老白?”



 
“哎!”
“万万你看见我新买的那件外套了吗。黑色Gucci的那个”
 

 
“没啊。你那衣服多了去了。”


王昊闻声走到白曜隆的房间,手插着兜半靠在门上,歪着头看他到处翻衣柜。白曜隆的衣橱完全暴露了所谓贵妇本性,无论是数量还是总价,妥妥的不输哪个一线女星。王昊看他日常翻箱倒柜找衣服感觉很好笑,刚想感慨这娃太精致,转念一想,默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衣。


 
“嗨,不会是我穿的这件吧”王昊摊手,朝白曜隆努努嘴。

 
“嗯?就是哎!欸万万你穿挺合适的,贼好看了。” 白曜隆挠挠头,刚才怎么没注意到老万这一身儿。

 
 
“这是你买的啊,我说我怎么没印象买过这么一件。这也太是我的style了吧。”老万很得意地扭了两下,逗得小白直笑。

 
“我买的时候就想着你穿肯定也好看,所以咱俩能换着穿。”


 
“了解我”
 
“那必须的”
 
 

 
 
“你现在要穿不?”
 
“没事儿,我再找一件。要白色的,配你这身哟”

“阿嚏 …咦?阿嚏…aaaaa嚏”


 
“哟哟,怎么了这是?”


 
“嗯~~~不知道,有点感冒了吧”
 
 

“感冒啦?切”

王昊一听就来气,这小孩儿老嫌热,衣服穿特少,劝他多穿点死活不听,结果冻着了吧着凉了吧。

“跟你说别老光着膀子吹空调,就是不听。大秋天了,在外面还就穿一件T恤,能不病吗?”

不过抬眼瞅见白曜隆可怜巴巴的,眼睛都咳红了,没忍心再叨叨他。
 
“得了得了,你赶紧先穿这件吧。”
说着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到白曜隆怀里。
 



 
“赶紧的”
 
“你不穿吗”
 
“我不冷,里面还好几件呢。赶紧穿上!”
 
“嗯嗯!”


 
 
白曜隆在王昊的严厉注视下,乖乖地把衣服穿上,拉链拉好。贴身的一层绒毛被王昊捂得暖暖的,有点痒。白曜隆傻乐了一下,“这不穿了嘛”王昊才笑着白了他一眼,抱着肩往外走。
 


“哎万万,咱晚上吃什么呀?” 白曜隆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嗯既然你感冒了,那咱吃点稀的吧。”
 
“方便面!”
 
“不行!能不能有点追求?你说你穿衣服这么挑,吃饭怎么一点都不讲究。你要想吃面条那我给你下一碗啊。”
 
“行行行!最喜欢吃万万做的饭了”
 
 


 
王昊看着白曜隆内一脸傻乐的样儿,又好气又好笑,自己也跟着乐起来。
 
“那你先去躺会儿去,等我叫你吃饭”
 
“好嘞”说完蹦蹦哒哒地回屋里去了。
 


 
王昊系上围裙,抄锅拿碗的。王大厨这一说真不是盖的。王昊这会儿心情好,看鸡蛋觉得圆得可爱,煮在锅里的面条由硬变软都乖乖的很听话。
 



“看不到头的地平线~~~边听着歌边看风景~~~dadadadadadadada~~”心情好的时候哼的歌,总是潜意识中停留最久的那首。
 
 



 
 
“hey bro, what’sup!!!~~今天是九月二十四号,bang bang bang!!!” 白曜隆突然又从后面窜出来,拿着手机摇啊摇的,对着镜头里耍酷摆pose.



这俩人有个毛病,凡是在一起的时候,有事没事都要拿出手机录一段,好像记录生活似的。起初是白曜隆的个人爱好,臭美。到后来他的视频里多了一个王昊,以后就再也没少过他。日久天长了,这已经成了一个改不掉的习惯。两年来,攒得千八百个小视频也成为两个人彼此珍惜的见证。
 
 

“来来来,看看我们贤惠的万万,这碎花围裙都掩盖不住的帅气”
 


“滚!”
“嘶嘶嘶~~”
 


“吓我一跳你!”王昊冲着凑过来的手机吐了吐舌“略略略,我在做晚饭呢。打卤面哟~”
 


“万万的打卤面,哟,不是炒面,依然老练,是我们Sunday night的晚宴!”
“哟哟!”
 
 



-------(吃完饭后...233就是懒得写过程了)
 




“饱了没?”
 
“嗯!”
 
“看个电影吧”
 


王昊鼓捣着遥控器,把热播大片的列表翻了个遍。无非都是个人英雄主义与刺激肾上腺素的特效。这样的电影看的时候刺激,看完了倒觉得挺空的,看多了也没劲。这么安静的晚上,不想走肾,想走心。



 
【从你的前前前世的那时起 我就在寻找着你的踪迹】




 
只有一句话的简介,让王昊眼前一亮
这句话,好熟悉啊。
字字戳心。


 
“就看这个吧”
 
“好啊,叫什么?”



 
“【你的名字】”
 
 





 
 
 
“来美人,到朕的怀里来”白曜隆张开双臂摊在沙发一角,用弯弯的眼睛看着他。王昊突然想起谁说过,白曜隆摘下眼镜时,露出的单眼皮很凶。可是他从没觉得,在他眼里,那双眼睛一直是安安稳稳地望着自己,深如谭,能挤出水儿来的。

 
“那还请陛下给小臣让个地儿”王昊身子一歪,被白曜隆的臂弯环住。不轻不重,刚好。


 
“来美妞儿,过来,趴腿上。”美妞儿摇摇尾巴,并不理会两个人的调笑。慢慢悠悠地爬上沙发,在王昊的身上拱了拱,又摇摇尾巴扫了扫白曜隆的手背,满意地趴在了他俩的腿上。
 

 
“嘘,开始了。”
“美妞,你别哼哼唧唧的。”
“要不要个抱枕老白”
 

 
“嗯不要了,搂着你就够了”小白低头看了看老万,搂得更紧了点。
  相顾无言,笑了。
 

 
“别看我了,看电影”
“诶”
 
 









 
 
【假如我们相遇,肯定一眼就能认出彼此。】
(拜托一定要认出来啊)
 



 
【我已记不得你的名字,却还记得喜欢你。】
(嗯嗯喜欢你)
 
 
 
【重要的人,不想忘记的人,不能忘记的人!究竟是谁...是谁...究竟是谁?她的名字是...?!!!】
(三叶!三叶啊,哎呀笨死了真是)
 



 
【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一定会,再次去见你的。】
(哇,好感动嘤嘤嘤)
 




 
王昊看得太投入,深深沉浸在新海诚唯美的动画故事和意识流中,少女心什么的完全肆无忌惮地被激发出来。激动的时候,酒疯狂地胡撸美妞的毛,搞得美妞神烦,嫌弃地跑到白曜隆怀里睡了。看到麻人的地方,王昊摸不着美妞,就不自觉地把袖子拉得长长的捂住脸,只露出一双闪亮亮的眼睛,盯着屏幕。

 
白曜隆其实并不怎么对日漫感兴趣,这会儿更是格外想念他的神奇女侠姐姐。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老万身上,看他激动又娇羞的样子,简直是可爱死了。
 


嗯,想日。
嗯,非常想日。
嗯,一定要日。
 




 
“喂别挡着……看什么看啊”

对于白曜隆突然凑过来的脸,笑眯眯地甜了吧唧地望着他,王昊觉得脸越来越烫了。用袖子把旁边的人的脸扭过去,继续沉浸在电影的美好之中,自动把白曜隆的碎碎念屏蔽掉。
 
 





 
 
【你的名字是?】(最后一句台词)

哇,终于看完了,好爽。
王昊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旁边人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瞬间耷拉下来。
 



 
 
“嗨嗨!你怎么睡着了啊!太不够意思了吧”王昊有点生气,生气的王昊很难哄的。

 
“啊?嗯…没睡啊…看完了吗?…哦对结束了,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对不对嘿嘿”
 

王昊黑脸,不是很想理他---
 


 
 
“我问你,如实回答啊”

“嗯嗯嗯嗯嗯嗯嗯”
 


 
“咳咳,三叶和神奇女侠哪个好看”


 
“嗯三叶…?哦哦哦当然是三叶好看了”偷偷瞟一眼王昊的脸色
 
“啊不对不对,万万最好看了!必须是万万最好看!”




王昊瞪了他一眼,但嘴角微微的上扬暴露了他内心的窃喜。
小子挺懂嘛,深得朕心啊。




 
“行了,睡觉!”
“好好好好好,睡觉睡觉!”


白曜隆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挂在了王昊身上,两只胳膊紧紧地抱着王昊的脖子,好像非要被拖走,自己没长腿一样。
 

“起来起来……别乱摸!”
 


“诶呀万万~~~~~~”
“良辰美景呐~~~~~~”
 


“你!…”
 
bi--------------------------
 
 


 
 
【纯良的未成年少女是不可以开车的哟~~~只能上别的太太的车哟~~~】
 
 
 
 
 
 
 
 
夜深了,两个人靠在偌大的床上,睡得安稳。
 
一句话纠缠在王昊的睡梦中,


 
【重要的人,不能忘记的人,不想忘记的人。
你,是谁?】
 
 
 
 


嗯~~~王昊轻轻地翻了个身,撞上身边人坚实的后背。
 
他在梦里浅笑,
 

 
是谁呢?


切,还用问吗










白曜隆呀









【完】






ps:今天依旧是很颓很丧不想写作业只想窝在沙发里继续纠结是百万还是万白不过好像写成了百万并对明天周一感到很绝望的一只百万狗

对我是王昊的那只狗

对谁叫我也是个美,妞儿呢是吧【嘿嘿嘿】


最后祝各位美妞们晚安~~~~~
 
 
 
 

【百万cp】直男测评



作为一个脑回路清奇的逗逼百万girl,我比较萌两个人直男的友谊,想试着写写。瞎扯了一大堆,希望girl们喜欢~
戳这里哟


橘子辣访播出第二天,百万双双承认被男生表白过的消息霸占热搜、微博。百万粉分分怀疑这两人的奸情暴露。

于是小心眼子万总非要拉着小白出来澄清
直播内容如下:

主持人:粉丝们都怀疑是你们俩互相表的白
万总:确实是我俩互相表白过
(网友:yoooooooooooo~~~)

万总:但是是几个哥们儿喝酒的时候,玩真心话大冒险。
(网友:................我不信我不信【冷漠】)

主持人:...咳咳,那大冒险的话就没什么了,
大家误会了【我不信我不信】

此时一直沉默的小白突然一脸蒙逼地抬头,扭头天真无邪地戳了戳万万:“不是真心话的时候说的吗?”

主持人:【震惊】
网友:yooooooooooooo哟哟哟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万总:【黑脸】....
小白:嘿嘿嘿~~~【纯洁的傻笑】

于是小白十天没上万总的床,【摸头小白不哭】

【完】

瞎jb脑洞

启副---嘻嘻,我是小红娘【序-初见】

启副---不正经穿越文

文章有些漏洞,比如穿越设定的逻辑问题,大家就看得一乐就好啦(向小红心势力低头,感谢感谢支持~)

我--堂堂尹新月大小姐,哦不,是穿越来的伪尹新月
那我再重新介绍一遍自己:
我,尹月,某市某高中校霸级人物,肤白貌美大长腿,人称月亮女神。
有一天晚上我看三叔的书睡着了,醒来一睁眼,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人潮涌动的火车站,人们穿的衣服都很土很复古,有点像民国时代?

“尹小姐你好,在下张启山。”
对面的人突然说话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身定睛一看,下了更大一跳
“班长!!?还有学委!!?”
没错,我面前这两位号称我校的脸,也就是我们学校所有男生的颜值都加在他俩身上了。个子稍高一点的是我们班班长,腹黑冷面男。旁边那个是我们班学委,一张脸比某冰冰还标志,私下被我称为大美人;身为学委活得像体委,深受广大青春小少女的喜爱。

“我知道你叫啥,班长嘛,别客气。
你们俩在这儿干嘛呢,穿着军装耍酷,玩cosplay呐,毕业趴这么嗨么?”
对面人闻言挑了挑眉:“尹小姐大概是记错了,你我素未谋面。”
“你别逗了你...”看对面两人面色深沉,不像在开玩笑。我又看看周围,这装扮得比横店还逼真......
卧勒个槽,我不会是穿穿穿穿穿穿越了吧!
我下意识低头一看,粉色小洋装;捏捏自己的脸,比原先圆了一圈;再对比一下班长这身高,我矮了一大截……没错了,我就是穿越了。

沃的ma呀,原来班长和学委的前世竟然是张启山和小副官!!
那我是尹新月了,那我是不是应该追张启山,我是应该按原著演呢还是自由发挥呢。可是我没看过原著啊,当时只顾着迷张起灵,谁管他孙子辈的什么事啊。而且为什么让我当尹新月呢,难道是因为我高一的时候脑残一样地追过班长,老天觉得我们余情未了?...碎碎念中,忽视了对面两人像傻子一样看我的眼神。
“尹小姐,你没事吧,身体不适?”学委,啊不应该是张副官了现在,一脸贱(小媳妇)样地从张启山旁边凑过来。

“我很好。”我立马切换成一张大家闺秀端庄大气的脸色,边笑边冲张启山抛了个媚眼儿。
“咳咳,尹小姐,请随我们回府。”
死面瘫,老娘的媚眼儿可是撩倒一片杀伤力无敌的,竟敢无视我...不过看在你给我提供住处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就这样我跟着两个大男人,自己拎着行李,往车站外面走。
我越走越气,看着他们俩英俊笔挺的背影,心里感叹,果然是有奸情啊。
想当时在班里,他们俩就腻腻歪歪,班上流传着数不胜数什么“一二三四五六七,班长大人爱搞基”
“君子之交淡如水,班长学委有一腿”等等等等
我突然灵机一动,要不然,我在这撮合撮合,把他俩给凑成了?
【未完待续】

William😈Chris老大和小弟


William/Chris胡乱脑补哦哈哈哈
————Not just bromance 我和我的非典型男友
—Chris日记

(日期是乱编的)
2015.7.16Fist meet
For the first time I saw him I flipped.
Wait wait I didn't mean I had feelings for him and I am not into boys at all. It just felt strange.Fuck 我要阻止自己去想他深邃的眼眸挑逗的眼神和高挑的鼻梁抿起的嘴唇...这简直太un-Chris-like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盯着一个男孩子看过,好像他长了36D的胸和gigi hadid 的脸一样【撇嘴】不过说实话他长得挺有侵略性的,从他出现的那派头上看,似乎是个少有的有点脑子的富二代,是个能跟我争校草的不二人选.哼,最好先打探好他的底细,看看能不能当哥们r.
Hum~William,right?Interesting humm

2015.7.17
自习的时候我看到William站在窗边,他看见我主动走过来打了招呼。我们随便聊了点学校受欢迎的女生什么的,这家伙也是个风流货。男生熟起来很容易。

20157.19
William 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波。我犹豫了一下。毕竟想要在学校里混得如鱼得水,得跟对主子

2015.7.23
这家伙是个当老大的料,我跟定他了。一旦我认定了老大,我会一直忠心不二的。

2015.8.7
William和我已经是学校叱咤风云的人物了,女孩子的梦中情人那种。每天我们俩从黑色 下来穿过校园都能引起一路尖叫【笑】很好,越来越多妞r主动投送我俩的怀抱。

2015.8.17
William竟然比我多一块腹肌,我Sex God 地位不保啊……

2015.9.27
我敢说在William心中没人能比得上我,我是说重要性。他的饮食起居性癖我都一清二楚。兄弟可比女朋友靠谱多了。

Monday
我和William同时看上了一对闺蜜。Eva&Noora

Tuesday
我们俩打赌谁能先搞定那两个女孩其中之一。这次我们是动真格的,我是说我喜欢Eva,不止想f*她。

Wednesday
William的泡妞技术真够烂的。不过Eva也没理我。

Sunday
Party上我看又看到她了,Eva,那个我勾搭了几次都无动于衷的女孩。She looks delicious.

Tuesday
搞定Eva有点小激动麻烦。我试图出现在每个她可能出现的地方,图书馆,走廊,公共休息室等等,她开始躲着我了。每次撞见我,她都冷冰冰的,但我发现她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这是个好兆头,说明她犹豫

Thursday
看到William去招惹Noora时莫名不爽。讨厌和别人分享我的好哥们r。


Monday
Eva 和Jounes吵架,我看到她哭的很伤心地跑开了。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我追了过去抱住她,轻轻吻她。她哭的样子真让人心疼。她疯狂地吻了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很享受。she tasted delicious indeed.

Wednesday
The thought of getting her into bed really freaked me out.

Friday
我们的赌打平手了

Monday
我为什么不能拒绝William使唤我


Tuesday
我是不是对William太好太顺从了,虽然他对我来说不一般。


Wednesday
好吧,就当是兄弟间理所应当互相帮助。


Thursday
Shit Fukin Noora bitch he dumped me because of that bitch how many times do they have to kiss a day &why do it in front of me??!靠William 又甩下我去跟Noora卿卿我我了,害得我一个被一个满脸雀斑的龅牙妹骚扰了整整一节数学课。我得好好讹他一顿。不过William为了把Noora搞上床也是憋了挺久了【笑】

Monday
William见色忘友!
下午我在浴室洗澡的时候William突然神经质一样地冲进来...
“别勾引Eva!”管他什么事!!?
我刚要开口他就把我推到墙角,shit墙很硬。
“Noora说Eva不想和你有瓜葛。”
“她为什么不直接...
“我不管,Noora因此生我的气了”...
“关我什么...”
“转过去!”...
“I'm not kidding!Turn,A,Round!"
我真怕他一下掐住我的脖子,
“hands over head!"
...
"Wtf do u want...oh sh****t ugh****wdf***ugh********************
William竟然把我*了,我愤怒地挣扎时鼻子撞在墙上,顿时淌下一片猩红的鲜血。浴室的霉味和血的咸腥冲击着我的神经,我彻底失控。
"William u are dead ya know what ..."
我直接把William压在身下,敢上我?让你尝尝我的**
这是我在William面前最强硬的一次
呵,小弟篡位,把老大cao了😈

Friday
浴室那天之后我们没说什么,直到今天我们挨着上课,他向我示好。
他突然沉下了脸,没看我
“别太爱Eva”
我勾唇一笑,歪头看他
“一cao泯恩仇”
他一边舔唇,我比了个中指。
"Wanna one more time?"



Monday
我和William,em很微妙...

Wednesday
Alter now

Thursday
Live in now

Friday
Now

Saturday
爱谁谁吧


Monday
我爱上谁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


Tuesday
I'm damn sure that I'm damn in love with him.


...

The day
William 和Noora分手了,真的不是因为我(没人知道我们俩的隐情)半夜两点他闯进我的公寓,直接扑到我床上。
“你又..
"我们分手了。”...William几乎是咬着我的脖子...
"Why?...
"I love you..."
黑暗中我感觉到瞳孔无限放大,“那你来找我...
“泄欲。”
**********




The next day
We are not just bromance
我们是死党兄弟基友床伴爱...人?


【end】






白日梦

佛爷病重
好晕啊 嗯~ 四周都是一片混沌 张启山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似乎全身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样 挣脱不开

“夫君 ~”突然感受到了轻柔的呼唤声 真实又虚幻
该死 这是谁的声音 如此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我还活着吗 这是谁的手 如此温热 不要离开我

新月看着病榻上的人紧锁的眉头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滴滴滑落 知道他又在与病魔挣扎了 新月心疼地攥紧了他的手
努力感受他的痛 想要替他一起分担

“别怕 有我”
张启山 我给你唱首歌吧 也许你能睡得安稳些

“为你再拾红妆 收起行囊 掩饰一身光芒。
此心堕入情网 人世荒唐 前尘过往,转瞬沧桑...”



“新月...”
“夫君!你醒了”
张启山看着累趴在床边的新月 本不想惊动她 可新月却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噌的一下就坐起来了 满眼的血丝让张启山心疼不已
“我去给你煎药”
“没...
张启山本想一把抓住她 却突然心口一阵烧疼 涌出一股热流
鲜血喷在了雪白的丝绸被单上 黑红色的血 像一朵妖艳的花
新月转过身盯着那血花 愣了几秒

张启山真是恨透了自己 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让她害怕极了
本该是自己将她搂在怀里 照顾她 可是现在如此狼狈 连想握住她的手都力不从心 这个傻丫头 为何还对我不离不弃

新月察觉到自己失态让张启山很失落 便马上恢复一副镇定的张家夫人的样子 走过去 环住他 脸贴在他单薄的胸膛上
轻轻的说:“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我夫君 都是那个我深爱的崇拜的张启山 我会照顾好你的”
尹新月 你让我无以为报



四周又是一片漆黑 常常陷在幻觉中的张启山早已习惯
只是每一次的幻像都有她在身旁 可这一次 什么都没有
但张启山能感应到 这幻觉里 还有人与他一同呼吸
心中有一个声音 让他在浑噩一片中毫不迟疑地向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 前方亮起一点光芒 他赶紧加快了步伐

终于 看到了她娇小的身影 她背对着他 挽着高高的乌黑的发髻 格外妩媚撩人 她穿了一身墨绿色的旗袍 优雅深沉 却没了原来那股灵气

他看到他 心跳加速 轻唤了她一声“新月... 只见她暮地回头
烈焰般的红唇上挑 笑靥如花 勾走了张启山的魂

张启山正沉醉在与她的对视中 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四周渐渐已渐渐显露出来 原来竟是座古墓
“什么?”一座青铜色的门正在新月身后打开 里面什么也看不清 只是一片死寂的黑 似乎能把人吞噬的诡异 让张启山有种不祥的预感
“夫君 我的命 你来活”新月突然开口道 有莞尔一笑 却有种诀别的勉强
“不会...不可能的…! 当张启山终于明白过来时 一切已经晚了
他看到新月正坚定地走入那硕大的棺材 头也不回地 “咔”一声 张启山感觉自己的心脏已停止跳动了
尹新月,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张启山两眼发黑 中心一歪倒在什么人身上 才发现他正被副官和八爷搀着
“放开我!你们给我放手!放开...让我过去 让我把她救出来!
“佛爷 你冷静一点!”
“放开我!”
“佛爷 已经无法挽回了 夫人用她的命换了您的命…
“我不信…
张启山被两人死死的困住 绝望地盯着那座棺材 眼睛红得吓人
尹新月!求求你 给我出来… 张启山疯狂地嘶吼着 唤着新月的名字 四周的回声轰鸣而悲壮 三人都已泣不成声

新月 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 原来你对我比什么都重要
原来我对你的冷淡都只是装出来的
如果早知今日 如果你能走出来 我一定娶你为妻 今生与你相依相伴
“夫人...

......
“张启山 你...刚才在叫我吗?
!“夫人!”张启山猛地抬头 看见新月正款款走来 停在自己眼前 笑盈盈的 完完整整的 他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心脏狂乱的跳着
“谢天谢地…张启山一把扑过去把她搂在怀里 用尽毕生的力气将她紧紧地拥在自己的胸膛上 轻轻地吻着她的耳朵
呢喃道:“新月 嫁给我...


洞房当晚
夜深烛光下 新月背对着张启山 缓缓褪下一袭红衣 顿显那袅娜的身段 肤白胜雪 乌黑的秀发如瀑散下 青丝发出魅惑的香气
张启山走过去 从背后拥住她 抚摸她光滑如丝绸般的肌肤 她害羞地轻轻一笑 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 回眸间 万般风情绕眉稍
张启上一把将她抱起走向床榻 伴随她轻轻一喘...





“张启山!你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盯着我...色迷迷地 我在跟你说话呢 你听见没有!!”
张启山环顾四周 熟悉的张府 管家和女仆站在餐桌后 自己对着新月 才想起来自己在用晚餐
“从我刚才说你生重病弄脏了床单开始 你就这么看着我 我说我想换一套新的白丝绒床单 欧洲的那个最新款 还有我要把我们的房间重新装修一遍 生那场病你像中了魔一样 弄得整个房间都阴气很重…你!到底!有没有...
“好啦好啦 大小姐 听见了~遵命~”
“哼!”
唉 原来这才是现实啊 张启山无奈地想






启月 35集脑洞改写

好喜欢35集里新月撒娇要跟张启山去会心斋 于是把它写了下来 有些改动

“张启山~”“我就要去总舵”
尹大小姐死死地拽着张启山的衣领 左拉右扯 一边还撒着娇
“就要就要~”
“要什么啊 这么着急 嗯?”

新月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长长的睫毛几乎要触到张启山的鼻尖 对面那人却什么话都不说 一脸挑衅(调戏)又饶有兴味地歪头看着她 新月被这突如其来的沉默和对视下的脸一红 赶紧避开了他的眼神(新月:严肃一点 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我要说服他同意我去)

“我要你… “好啊”“…同意我去总舵”
“不是说好了吗 再过几天 等风头过去了 我马上就过来接你 好吗?”
“不~我等不急了 在这太无聊了 我要跟你去住!”

张启山挑了挑眉 佯装生气 “不行就是不行
惊动了陆建勋他们怎么办 你还想让我再被害一次吗?”说着一脸无辜

尹大小姐才不吃这一套呢 “陆建勋哪能斗得过我们 他安排的眼线我都了如指掌 我们很小心很小心溜出去 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唉 真是难对付的女人 张启山见她软硬不吃 正想对策呢 感觉衣角又被狠狠扯了一下

“张启山你就是个大混蛋 这么多天不来看我 我都担心死你了~现在来了又要走 把我一个人撂在这里 我好歹也是你的夫…未婚妻!你说你混不混蛋…”

没等新月继续说下去 张启山就一把把她揽过来 冲她唇上深深吮了一口(这是唯一让她闭嘴的方式)含情脉脉的看着怀里娇小的人儿 轻声道“好~ 带你去”

哼 新月又要伸手去拽他的衣领 被张启山一手制住了 “别拽了 衣服都被你拽坏好几件了 你又不给我缝”
哼 新月心想 下次直接撕

恭喜新月:解锁成就 “拽不行直接撕”(专对佛爷很受用)

早安-例行公事

一夜春宵后,张启山睁了睁松懈的眼睛 又闭上了
嗯...好亮
该死……浑身没劲...腰疼...
懒洋洋的伸了伸筋骨,手习惯性地向身旁摸去
嗯?没人?
手一直伸到床外 摸到的只有冰凉光滑的丝绸
温柔地包裹着全身的肌肤 有一块还留有余温.
哼~感受到热量 躺在床上的张大佛爷莞尔一笑
向床边瞥了一眼 昨晚的一地狼藉已清理得一尘不染
床角方方正正地叠着今日的着装 显然是某人一早准备好的
嗯 不错 不禁又嘴角上扬 迷死人的佛式微笑
(张大佛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笑得越来越多 而且越来越莫名其妙)
腾空起身抓起的衣服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
一气呵成 潇洒利落

迅速梳洗早餐过后,大步走出卧房,走向书房准备办公
书房的门半掩着,清晨的阳光泻下,暖洋洋的金光撒在地上
映出一个挺拔身姿。
副官背对着门 纤瘦却精干的身影看的张启山又心一动
衣帽间露出白皙的脖颈 看上去秀色可餐
张启山好奇自己昨晚怎么没尝到(可能肉已经吃太多了)
咳咳…张启山倚在门上 手插在兜里 清了清嗓子 一脸色气的看着副官
“佛爷早”见了张启山立刻45度鞠躬的副官低着头 见对方没反应 抬头瞟了两眼 见张启山依旧一动不动 靠在门上歪头看他 立刻领会了
抿了抿唇 挺直腰板走向那人 手抵住他的胸膛 吻了上去
那人挑了挑眉 扶在门上的手自然地滑向副官的腰系
法式湿吻 利落又缠绵
接吻的间息 听见张启山呢喃道:早啊…

这两人纠缠时 殊不知门外面
女仆管家都挤门缝里看 一把鼻血一把泪的
早上黄金八点档 这一吻 是每天张府上下人工作的开始……

晋升腐女一周纪念日👨‍❤️‍👨👨‍❤️‍👨🎉🎉